|恒煊娱乐海伦的秘密爱情

2021-11-20 作者:|恒煊娱乐   |   浏览(194)
 无声的爱静静绽放
  
  1916年,36岁的海伦依然单身。那年夏天,她决定请一位临时秘书,帮助她完成日常用手心写字的工作。“手心写字”,是海伦与他人交流的方式。就这样,彼得·费根走入了她的生活。
  
  那天傍晚,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雨前的沉闷气息。海伦和恩师莎莉文坐在门廊上,等待从波士顿赶来的彼得。突然,海伦感觉莎莉文握着她的手有了细微的动作:“他来了。他的头发颜色很深,手指很长,一只手拿着棕色笔记本,另一只手夹着烟。他正在四处张望。”莎莉文老师在海伦的手心里静静地写下对彼得的第一印象。
  
  海伦略微抬起头,虽然看不到彼得,却仍然能够感受到他的气息在慢慢逼近。
  
  “他穿着白色衬衣,将夹克随意地搭在肩上。天啊,他的眼睛是棕色的……”莎莉文老师继续在海伦的手心中描述着。
  
  海伦的脑海中,慢慢浮现出了彼得的轮廓,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。“他帅吗?”海伦紧张地在莎莉文的手心上提问。
  
  “感谢上帝,幸好你看不到他,他帅得简直令人窒息。”一句玩笑,逗得海伦笑了。海伦站起身,彼得礼貌地同她握手。海伦将手指放在彼得的喉部,感受着他喉咙发出的振动声音:“海伦小姐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  
  彼得虽然只有29岁,却成熟稳重,海伦非常认可。从此,他们整日形影不离地在一起工作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异样的情愫在海伦心中萌发。他们有时漫步在树林中,感受风的轻抚;有时泛舟在湖水上,体会阳光的温馨。当彼得知道海伦喜欢骑自行车时,特地骑车搭载着她飞驰过大街小巷……
  
  遥不可及的婚姻
  
  海伦永远记得那个早晨,如往常一样,她独自坐在书房中读书,突然感到一阵微风掠过,门似乎被轻轻推开了。海伦觉察出,是彼得的气息在慢慢逼近。她伸出的手被彼得握住,她感觉到,彼得的手心泛出细微的汗水。
  
  海伦感到很奇怪,彼得为什么显得有些紧张?终于,他深吸一口气,用手语轻轻地写下:“海伦,我爱你,嫁给我吧!”海伦静静地凝视着前方,内心却如同沸水翻滚:他在向自己求婚吗?可是,她不敢相信,因为她看不见缤纷的色彩,听不到任何声音,她有资格得到爱情吗?
  
  见海伦没有回应,彼得有一些焦急,在她手心飞快地写着:“我是真心爱你,爱你的善良、温柔、智慧和坚强,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……”
  
  那一刻,海伦想起伯尔医生曾对她说过:“当一位青年来叩你心灵的门扉时,你不要迟疑,不要妄自菲薄。你虽然双目失明,两耳失聪,但不是遗传的,不会传给后代。你有爱的权利!”海伦沉醉了,她紧紧握住彼得的手。
  
  他们秘密相爱了,甚至开始筹划婚礼,畅想婚后的甜蜜生活。海伦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快乐,彼得对于她来说,是那样的与众不同,他的每一句话、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她的心。他是她的爱人,燃烧了她冰冷的生命。
  
  不久,彼得向当地政府递交了结婚申请书。两人焦急地等待甜蜜一刻的到来。
  
  美妙爱情的破碎
  
  一天早上,海伦住处的门突然被推开,她感受到母亲疾步走向自己,将什么东西扔在了桌上。海伦伸手去触摸,那是一张报纸。
  
  母亲在海伦的手心怒气冲冲地写道:“你结婚的事,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?这么重大的事情,你怎么可以擅自做决定?”因为愤怒,母亲写得很快。
  
  原来,波士顿的一名记者得到小道消息,知道海伦将和彼得结婚,用整个头版叙述了这件事情,甚至将他们的结婚申请书刊登在了报纸最显眼的位置。
  
  “你不可以结婚,更不可以和他结婚。你的盛名,你的荣誉,都会被他利用,他不可能真正爱上你。结婚这么大的事,他竟然没有事先征求我和莎莉文老师的意见,他这是欺骗你!”母亲怒不可遏的一番话,像锥子一样刺破了海伦心中的幸福泡泡。
  
  母亲当即辞退了彼得,并将海伦秘密送往了亚拉巴马州的妹妹家。此时,海伦的妹妹密尔特蕾特也知道了这件事情。海伦以为,身为同龄人的妹妹一定会理解她,可是,妹妹也认为彼得别有用心:谁会相信一个年轻而帅气的男子,会真心爱上一个又盲又聋的中年女人?远在波多黎各的莎莉文老师也写来信,表示对海伦非常失望,认为彼得不会带给她幸福。
  
  那是海伦最无助的时光,她时时刻刻都在思念失去了联系的彼得,幻想着有一天他能够找到她。而此刻,彼得也在到处寻找海伦。1917年2月12日,一封信寄到了海伦手中,是彼得的来信。彼得说,他正在离海伦不远的萨利波小镇,想和她私奔,秘密领取结婚证。当天的午夜,他会在她家后院的大树下等她。
  
  触摸着信纸上那些凹凸不平的特殊字迹,海伦既激动又紧张。她悄悄收拾好行李,紧张地等待着。午夜,当所有的人都沉睡后,海伦独自拖着行李悄悄出了门,来到约定地点。四周一片寂静,海伦静静地站在树下等待,想象着月光如同圣女的纱巾一样披在自己身上。那一刻,甜蜜充满了她的整个身心。
  
  时间缓慢流逝,彼得始终没有出现。夜风有一些凉,海伦裹紧了披肩,担心起来。她再次拿出信,摸了摸上面的字迹,确定无误后又悄悄折叠好放回怀中。当朝阳从东方缓缓升起,曙光照亮整个世界时,海伦由欣喜转向失落甚至绝望,她的心是多么难受啊!
  
  妹妹在树下找到海伦时,海伦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。她开始重新思考母亲、妹妹以及莎莉文老师的话。彼得仿佛从世界上消失了,此后,她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男人,并选择了终身不嫁。
  
  直到海伦逝世,她的妹妹才向媒体披露,那封私奔的信件其实出自母亲之手,母亲策划了这一切,目的是让海伦对彼得彻底失望。而真实的情况是:彼得为了这段爱情,终身未娶,一直在波多黎各的一个小镇上生活,那是他和海伦曾经约定相守到老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