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煊注册,委屈的心疼的(6)

2021-11-10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99)

雷娇恋爱之后,我总感觉关系有一些远了。这不是她的改变,而是我的改变。我经常觉得如果再和她像以前这样,会很不合适。不管她有没有这种想法,我是真的有一些不自然。整个一学期,我俩除了上课去的时候,偶尔说几句话,一起吃了两次饭,就再没有什么交集了。直到期末之前,她们宿舍风云突变,她突然地变化,让人难以理解,却不忍谴责。

大概在阳历的十二月底,我们班所有人都变得轻松。一群考国家公务员的同学早就结束了复习,考研的大军也刚刚战罢,考银行的也完成考试,那些教师招考还有很久,一些想考教师的同学还没开始复习。这样的一个环境中,长期复习的同学开始释放压力,整个班级被阴云笼罩着。很多人的想法都是,反正都该毕业了,我就为了我的事活着。压力大了,我就毫无顾忌的释放,想用什么办法就用什么办法,甚至不惜在课堂上和任何一位同学对骂。全班的氛围极其紧张,各种争吵也天天发生,理由也各式各样。但雷娇宿舍是个意外。她们又开始了内战。只不过这时候的内战,是围绕着争夺雷娇的交往权而开展的。雷娇突然从一个不受任何人待见的灰姑娘,变成了被争相讨好的和硕公主。原因很复杂,不仅是她们自己闹掰了,想重新划线分拨。雷娇就是一个,也是宿舍唯一一个可以争取的对象。还有一些不太成立,但是是真实存在的原因,就是,她们之前都在复习考验之类的,没有时间上课,但又怕挂科,而雷娇是唯一一个什么都不考的人,当然会有充足的笔记。而且,又要有优秀毕业生之类的评比,肯定要过我这一关。而雷娇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跳板。

当时我呢,也没有什么感觉。但是雷娇确实是在宿舍的新环境里有一些迷失。她基本忘记了当初那些人怎么收拾、排除、孤立的自己。甚至看不见那些一直对她很好的朋友。当然,在我们班就我一个。而我也发现了。好像舍友突然就变成了她的亲人,而我就是那个一直害她的凶手。

先是平安夜之前的时候,她们宿舍的都要拉雷娇出去玩,而且是单独出去。雷娇和我说了,我说:“最好是宿舍一起去,要不就你们俩,太危险了。你们指不定玩到几点,万一回来晚了,不安全。”“没事,你不知道,XXX和XXX,XXX关系不好,我要都叫上,她们玩不开。”“你真牛。你忘了她们当初怎么伤害你了啊?现在你替她们想,可她们当初替你想了么?”“哎呀,你别说了,情况不一样。”总之,每次她都会用相同的理由回绝了我给她的建议。甚至有一次,她直接冲我喊:“你管呢?管我干嘛?怪不得我们宿舍的都说你有病。你tm就是有病。”到这,不用我说啥,谁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。我也气不过来,干脆不管。但是她们晚上回来害怕,也没什么车,还是让我去接她们。我当然拒绝了。因为我气不过。第一次感觉,雷娇太混蛋。

之后的元旦,雷娇又要和舍友去跨年。当然,我没有和她跨过年。剧情相同,结果一样。只不过这次,她们玩了一夜。这时候,我俩就已经有了很大的隔阂。我没有意识到她已经不是那个会找我抱怨,借我依靠的姑娘,而我也不是她唯一的大学好友。就这样,强烈的不平衡感油然而生。直到之后发生的事情,改变了我俩的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