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2,我不是草船

2021-04-07 作者:可乐2   |   浏览(94)

别看明诚年纪才二十七、八岁,其实已经是省医的主治医生了,不仅技艺高超,为人处世更是厉害,上到院长,下到清洁职工,都夸他能力强,为人好。但他一直有个遗憾,因为他长相实在一般,看起来是属于还凑合的那种,还没有结婚,这是他一直不满意的地方。

那个少男钟情,哪个少女怀春,明诚在读高中那会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女生,一发不可收拾,经常做梦都是她的样子,撑着一把淡黄色的油纸伞,像小巷青石板上的姑娘,缓缓朝他走来,带着山间的薄雾,山间花儿的清香。

缘分来的很突然,那年明诚成了那姑娘的后桌,开始两人并不怎么说话,只是偶尔借借铅笔橡皮檫什么的,这些简单的事在高中那个阶段,也是可以促进感情的。明诚觉得自己有戏,坠入了爱河。而那叫文茵的县城姑娘好像总是给一些不明不白的暗示,弄得明诚偶尔心花怒放,那个激动的不得了,看到一只野狗也忍不住傻笑。

打这以后,明诚更是无事找事蹬文茵的板凳,她笑他就笑,他难过他也会伤心好一阵子。

无风不起浪,这话在任何年代都不会错,班里迅速传开了明诚暗恋文茵的事,明诚看到文茵那忧郁的小眼神,要是一听到有谁说,就跟谁急,其实他心里是有些小开心的,因为那样文茵便知道他的心了。

这天下课,明诚被校园恶霸陈江给堵在了厕所,一顿暴打,还吐了一口浓痰在明诚脸上,狠狠警告他离文茵远点,否则有他好受的,下次他脸上便是尿尿了。

明诚算是怂了,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跟文茵嬉闹,只敢在晚课后悄悄塞给文茵小纸条。没人的时候,总是咒骂陈江不得好下场,永远也不要见陈江这龟孙子,离得远远的,他还悄悄从街边小贩那买来一本《散打高手》,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看,希望有一天找回面子,光明正大地向文茵表白,显然,他是不可能练成的,也没机会练成。

周三那天下午,校园广播突然想起“下面通报一起严重处分,我校高三六陈江同学,不严格要求自己,在校期间多次违反校规,骚扰女同学,昨日参与打群架……经学校政教处研究决定,勒令陈江同学退学……”站在桌子上的打蜘蛛网的明诚一听这消息,差点就把腰给闪了。

扔下长杆,就往外跑,气喘吁吁站到文茵面前说道:“你听到了吗,陈江这鳖孙被退学了,这可……”明诚觉得不对劲,发现文茵眼角还有泪光,明诚想可能是她家里出了什么问题吧,也没说什么,就默默陪她靠着栏杆。

陈江据说转了学,明诚这下可乐呵了,又像以前一样每天摇文茵板凳,他有次还成功邀请文茵去小池塘看月亮,每天买几根油条,有时候顺带多带一杯新鲜豆奶,拿在手里很很热乎,那是给文茵带的。

有好几次他看见文茵和她邻居家叫杨玮的一起上学回家,他心里就很不好受,班里还流传说着不入耳的流言蜚语,这些明诚肯定是不会相信的,他跑去问文茵是否和杨玮有什么关系,她简单解释说只是邻居关系罢了,还说明诚人很好,他的心意他懂。明诚乐了,乐的很开心,他想文茵害羞,喜欢着着他呢。

明诚尝试着约她,从第一次紧张的拉手,再到每次见面时疯狂的亲吻,即使文茵不曾亲口说过她爱他,但是明诚觉得她是爱她的,有几次她都暗示他去宾馆,但明诚总是假装听不懂,他觉得还不是时候,他们还小的。

高考后,明诚便就读了本省的医科大学,而文茵没过线,上了市里面的一所普通的职业学院,听说她怀孕了,才几个月就给打掉了,玩了好几个男朋友,还爱抽烟喝酒呢,这是上大学后明诚听老同学讲的,他不想再去关注那个他曾做梦都能闻见花香的女孩了,因为那仅仅只是梦。

高考前那天晚上,明诚看见了文茵和她口中的简简单单邻居杨玮紧紧搂抱在一起,他没那时没有冲动,而是异常平静,第二天也没有等文茵一起去考场,一个人早早地去了一趟小池塘边,然后默默走进考场。

再后来,他们都二十四五岁了,陈江回来了,杨玮被打了一顿,听说脸上还被尿尿呢。明诚每次想起以往自己傻笑的场景就觉得很可笑。

文茵他爸早年是道上混的,后来文茵他妈和他爸手下的一个马仔好上了,还收买了其他的马仔,在一次打架中,马仔一个没注意捅了他爸的十几刀,他爸也就走了,那马仔也吃了牢饭。

没办法,日子总还是要过得,文茵她妈很懒,还喜欢抽好烟,一直没有出去找事干,只是隔三差五带着不同的男人回家,就这样过了好几年。

女人总会老的,在女儿17是那年,她带了一个相貌堂堂的,打着领带的中年男子回了家,给文茵喝了一杯水,然后就推着中年男子进了女儿卧室……

后来,她认识了小混混陈江,有几次出手揍了想调戏她的人,她没有过父爱更不用说母爱了,陈江喜欢着她,她也由最初的感激变为了喜欢,偏偏明诚经常摇她板凳,又不好开口,便叫陈江出面教训,不料陈江被退学远走他乡,寂寞难耐的文茵又和邻居搞在了一起,结果怀孕了,杨玮不敢要这孩子,而文茵却舍不得,于是便打上了明诚的主意。

多年后,文茵再次见到了明诚。那天有些小雨,凉凉的,明诚从办公室出来,碰见了文茵,文茵手脸色不太好,让明诚坐在长椅子上,感叹说男人每一个好东西,到最后才发现,明诚才是她所喜欢的人,很后悔当初所做的那些事,她说明诚是个好人,问他能不能接受她,反正孩子以后会有的……

明诚没待她说完,站起身来道:“不好意思我还有病人等我,不再见”没回头地走了。

“唉,谁是91号文茵啊”

“我,在这呢”

“哦,你这人流手术得家属签字,你男朋友哪去了呀”

……

他没想到会给文茵做手术,还是给了她最后一点尊严,毕竟他不是草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