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娱乐,莫让红尘负了年华

滚滚红尘,多少缘聚缘散、爱恨别离、情长意短、悲情喜乐的人与事,在人间的大幕里演绎着亘古不变而又源远流长的壮美生命乐章。人的一生,或贫或富、或悲或喜,不必太多忧虑和较真;或苦或甜、或怨或解,不必太多彷徨和纠结;或方或圆、或短或长,不必太多倔强和自傲;或恨或爱、或离或聚,不必太多痛心和伤感......人这一辈子,是轻易看不透一切的!也轻易洞悉不了别人的心意,更别奢望得到所有人的理解!用心而活,爱予世人,情注惜人,身随心动,梦依尔往,休让岁月白了头,莫让红尘负了卿。

世间的烟火看似相像,每个人的人生却不尽相同。幸福的滋味相似至极,不幸的感触却各有迥异。大多数人在短暂的人生中,深陷奔波劳碌,甚至绞尽脑汁;更有甚者,搭上身家性命也未曾将生活驯服,哪怕只有一时的掌控。吃喝的需要是多少轮回岁月、朝代更迭都无法改变的人们最原始的渴望,多少生命在这永恒的长河里,不辞日夜、上下求索;俗世里,芸芸众生,只不过沧海一粟。伟大的生命个体在时间的偶然里划破历史的星空,光芒遍及其身心所触,余晖照映其思想所向;然而,平凡的生命个体却在历史的车辙里铸就了时间的宽度和岁月的深度,精神穿越生死轮回,智慧凝结日月星光。

十年前的时光超凡脱俗、纯洁无暇,迎着朝阳,眺着远方,尚未褪尽浑身稚嫩之气,也未曾学会掩饰憨厚之态,年少轻狂的双眼似乎能够触及尘世间一切事物,然而却瞬间被周遭这一切所看穿;从未怀疑过人世难为和生活不易,遇事总学不会隐忍、退让,即使与人喝酒也要争个高下,哪怕面红耳赤,哪怕昏天暗地,哪怕到翌日天明,气盛难挡;爱憎分明,对即是对、错就是错,不愿掩饰,也绝不苟同;朴实而又简单,以为只要付出总会有回报,绝不相信尔虞我诈的成功,也不认同溜须拍马的前程。回望悄然走过的那些时光,有四年是在不到十平米的出租屋里度过的,院子里住着十几户人家,房子有两层,我住二楼西头;春暖花开时,院子中间那棵老梨树总会挂满一树洁白的梨花,几乎是一夜间就开了花,给人十足的惊喜和美好;柔和的春光照进院子,穿过梨树,照进各家窗户,温暖夹裹着春的味道,沁人心脾;白天,院子里有洗衣服的、晒被子的、洗完头在阳光里晾晒头发的、做饭的、唱歌的、聊天的、下棋的,亦或是哄孩子的,画面尤为和谐。我那间屋是木门,门缝大,偶有漏风;清晨经常被门缝里钻进的缕缕晨风从睡梦中叫醒,起床、叠被、洗漱,然后去单位,一天的生活按部就班的开始了;那间屋经历过春日的阳光、夏日的凉爽、秋日的落叶和寒冬的冰冷,也经历过同事的来访、同学的重逢、朋友的相聚和女友的看望,更经历过一个人的生活、一个人的奋斗、一个人的受伤和一个人的泪水。此刻,想想曾经十余载生活,从离家上大学起到现在,历历在目,如果非要用词汇串起这些经历和过往,我想应该是离家、上大学、毕业、租房、工作、理想、生活、爱情、再租房、结婚、换岗、入世、生子、买房、工作、生活、家庭、人生、追求。

岁月如歌,生命如诗。你若珍惜时光,看淡名利,学会用心生活,即会唱响岁月之歌;你若顾惜年华,看轻世俗,学会享受宁静,即会拥有诗意人生。

逃离城市!每当压力特别大的时候,感觉喘不过气,可能要窒息,突然萌生逃离的念头!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“两点一线”的生活不断重复着;工作忙时顾不上想太多,片刻宁静时内心却惶恐不安!想女儿过两年怎样才能上个好点的中学,买房子吧,手头上没有钱又难以实现;再想工作怎么没有起色,也十余年了,有口碑有业绩,怎么就晋升无望;再想父母一天天变老,身体小病不断,偶尔还得进医院,吓得人不知所措,因为异地工作还不能经常陪在他们身边,只能依靠电话、视频传递些许亲情的安慰。人这一生,匆匆忙忙,从出生、长大、求学、工作、结婚生子、赡养老人、退休、照顾儿孙、变老、死亡,从未停歇,生命一刻不停的被时间和年龄向前推进着;在不断经受压力和挫折中,不断成长成熟,痛苦相伴,幸福也相随;也许生活本是苦的,但生活总能孕育出幸福和美好,只因为我们将努力和奋斗交给了岁月,将理想和希望献给了年华,我们用心经历并走过这一切,我们值得拥有我们曾用心付出和深切触及过的这一切,不管是好还是坏。

负重前行的年华里,一开始每个人的心都是脆弱的、敏感的、不堪一击的;可走着走着,曾顾不得看的、迷离了前行者双眼的路边的风景,却变得清晰美好起来,心也变得沉着、厚实、坚不可摧;稚嫩憨态走向了成熟稳重,年少轻狂变为了张弛有度,岁月之刀脱鞘前行,人生之路刀痕累累。红尘中,你我皆是主,也亦是客,自己带上的思想枷锁,焉能轻易去除;现实的需要总是羁绊着我们青春的脚步和本该飞扬的年华,好似无法改变和难以超脱;站在现实的火山口,我们步履维艰、生死难测,尚需执着向前、不懈奋斗,期盼人生如意、前程光明;身处自由的风暴眼,我们又何所惧、又何所畏,何不扬帆起航、劈波斩浪,追寻如歌岁月、诗意人生。

茫茫尘世,愿我们青春永驻、年华似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