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注册,目之所及,只剩回忆

微风不燥,阳光正好,花开半夏,岁月静好。檐下,花香、鸟语、燕子呢喃、孩童嬉戏,抬眼,目之所及,皆是回忆,心之所想,皆是过往,这是否就人生最后的余温?

2020年5月,天气晴朗,阳光明媚。难得的周末时光,像小时候一样,一条长凳一本书,拾起久违的笔墨,重温年少读书写字时快乐与痛苦交织的生活

像邻家老爷一样,每日无论清晨或午后黄昏,总是一条凳子、一杆烟枪,于烟雾缭绕中感悟余生。

或许每个周末我在院子里忙进忙出侍弄花草的身影,已成为他眼中习惯的风景,不知于他而言每到周末我的出现是否会成为一种期待。

亦如我,每次在院里总会看看他还在不在一般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不知道,偌大的世界,陌生人也会成为彼此生活里小小的期待。

院里的花正开得绚烂,那些玫瑰红得像血一样妖艳,照顾这些花花草草成了我工作之余唯一的期待。

每一次回来,打药、锄草、剪枝,然后精心拍下它们的成长和变化,偶尔会发给朋友欣赏,其实我知道,别人或许并不在意,却也总是礼貌性的说一句:“很漂亮”,但我依然感谢这善意的温暖。

从前,总是害怕糟糕的情绪会影响他人,即使悲伤也努力学着云淡风轻,而今,当我学会把悲伤隐藏,才发现连快乐也无人分享。

原来,我们从来都是独立的个体,所有的喜怒哀乐除了自己无人体会,这个世界太忙太拥挤,大家都是赶路人,脚下的路已经走得很累,早已无心去赏多余的风景。

偶尔,我会羡慕邻家老爷独坐檐下的时光,不知他是在憧憬未来还是回忆过往,一如我总是不知道自己对于往事是该怀念还是放下。

有些记忆,总在某个猝不及防的瞬间重现,越是隐藏越是清晰可见,就像小时候玩兴正浓时手被划了一道口子,真正的疼痛总是后知后觉才发现。

一如太宰治在《人间失格》中的名言,“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,自然不会有悲痛来袭”,可是,若要选择,谁又能拒绝未知悲喜的眼前欢娱。

原不知,世间所有的惊鸿一瞥,终是南柯一梦,许多往事和故人都经不起一句“后来呢”?因为后来总是再也没有后来,若往事再上心,故人再重逢,不过似曾相识,淡然一笑,擦肩而过,不过路人!

一生很长,一生太短,大多时间都用于应付生计,无暇顾及内心得失欢喜。纵是像这样闲暇打盹的时光,也难免被昨日得失所左右。

放眼,余生再无波澜,目之所及,只剩回忆。终是花开满园,蜂飞蝶绕,朵朵留香,唯余孤芳自赏。

往事,丰盈了谁的记忆,花香,温馨留白的时光,治愈昨日的忧伤。

翻看的书页夹着一瓣落红,油墨的纸张浸湿几行,往后,世间所有的遇见无关悲欢离合,只生快乐欢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