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乐注册,秋的絮语,漫过一地汪洋

“宵窗明灭金池涸,一字长天入翠微。

花气腾云度秋月,雁声传信备冬衣。

茱萸插鬓终相盼,黄菊凝情苦待归。

白发消穷心旷达,年年莫误鳜鱼肥。”

一一杨开模《秋情》

心怀一腔挚诚,细细拜读杨开模老先生《秋情》诗句,那字里行间洇染秋意,一行一行,一字一句,把秋,濡沫成为现实,陶醉成为记忆,让我,这爱闲情逸致之人,忽然盯着窗外,看着秋一天天地愈来愈深,自己还当静下心来,去写点秋的文字,与秋进一步濡染,不然,还真有愧于秋,带来羞涩汗颜。

秋,在我们巴蜀之地,尤其成都地区,往往晴少阴多,雨也霏霏地下。夜雨居多,像唐李商隐《夜雨寄北》,诗曰:

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”

看看,我没有诗人那么多情,但静谧的心,却是有的。觑着白的亮,夜的黑,不啻白天黑夜,总喜欢行走,而秋,不冷不热天气,不正适合我之心情,在秋的时节,闻着桂蕊馨香,煮酒成诗。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荏苒芳华,最喜欢聆听雨的泠泠,滴滴答答,伴着“哒哒哒”枪炮声音,它们自去闹腾,兀自静寂得很,将文字水煮而成,修撰一篇篇文字,管它三七二十一,图个安适快感,盈盈于水,好不惬意。

梦,自然要来;何况,秋,不啻是多梦季节么?一夜烟雨, 轻敲窗扉,哗啦啦,天刚放亮,读着文字幽香,杳杳然然,在网络濡墨,诗意栖居,供文朋诗友与爱家们赏析。

季节是钟情种子,对于一年四季,春秋两季,当是人体适宜最佳时节。它们么?热,非也;冷,也非也。可春,我不多谈,待莅临之际,再行阐释;可秋,它却实实在在让我看着,现在写它,方对得起时下秋意正浓,阑珊梦酣。

嗬嗬!秋的姑娘,伴着簌簌叶落,轻盈地,在天之上,地面之下,与天气变化,空气流通,一起渲染,为整个秋高气爽,秋雨绵绵,秋意盎然……一切所能想象之秋,安眠谐游。

流年轻浅,风和日丽,秋把季节晨风,一蓑烟雨,任却平生意志,看天,看地,看一切水墨濡染,丹青之处,我常泣泪,自己怎会如此,落寞地回味。

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文章写完缓舒气;不为苍生天地卷,我是人间一仙旅。”历经风霜雨雪,艰难曲折,自会见出彩虹,获却平生意愿。

行走红尘,大千世界,如秋之苍海一粟,酸甜苦辣,衰荣皆备,旷达乎?乐观矣。我无办法,只知人生如梦,恍惚消去,要从现世界,不囿成功与否?只要心安,此生足矣。

闲云野鹤,任天空云卷云舒;坦然自若,不啻红尘变幻多端。“宁愿象泥鳅一样在烂泥塘里打滚,也不愿象千年的灵龟被宰杀之后,龟壳被供奉在神圣的殿堂里面”之逍遥游庄子,“安得催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诗仙李白,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陶渊明,历代大贤大德之人,都是我们学习与崇敬文化伟人,他们生活记遇,观照若否,当是吾辈自强不息精神动力。

读书,写作,QQ,微信,上网,旅游,跑步,快走,健身,看护孙子等等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恬淡雅适,名利权不争生活,早免却勾心斗角,尔虞我诈,劳碌奔波,疲于奔命职场生涯,何其快哉乐也,其乐融融,返朴归真,怡养天年,真乃幸甚至哉,人间神仙,莫非如此。

不求闻达于贤胜,不求苟活世间,不求甚解求学,于内心深处,静默地,孤独彳亍,徜徉于野,纯粹之至,旷乎达观,明澈心灵,于三生三世,活出潇洒自我,吾乃不枉走凡尘一遭。

悠闲地于自己一亩三分地,遇见是幸,不遇见也为幸,每一时一刻,漫漫寻梦,得一心灵安然,休管人生过得好好坏坏,自始至终,不违良心,笃定神闲,一汪清泉,甜溢了然。

不啻年华锦绣,不啻潦倒穷困,不啻芍药觅活,活于乱世、浮生或盛世繁华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认却自身命定,去努力,但不能苛求,才是算读懂人生,做一老臾,就是白发苍苍,颤颤巍巍,也要挟拐杖竞走天涯。

秋的季节,五颜六色,姹紫百艳,但枫红染秋,引领风骚,但绿叶陪衬其他诸般,烘烘烙焙,把曼妙风景,名胜千万亿万,人们趋之若鹜,惟岁月流逝,静美如梦,于眼眸一闪,过往墨绿洇染,丹青圣手,描绘神韵。

听雨罔秋,欧阳修《秋声赋》凄丽肃然,听着听着,毛骨悚然;杜甫之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从凄苦中读出豁达乐观;悠悠古意,叙出万千,惆怅,了然,不拘凡尘小节,学老庄,慕诗仙,仰五柳先生,去杜甫草堂,悟出自己,一半如人,一半如仙,仙人之间,仅此而已,活一个爽爽快快,度却平生,如秋般五彩渲染,一江春水向东流,淙淙而泻,惟其自愿。

絮语于秋,漫过一地汪洋,秋,不正于我们之眼眸手脚,绚烂多彩,任尔观瞻。